欢迎访问锂电网(li-b.cn),锂电产业链推广营销平台!
2018年01月24日   星期三    |  广告单价 |  锂电资讯
首页 > 资讯 > 访谈 > 天齐锂业蒋卫平的商道“锂”念

天齐锂业蒋卫平的商道“锂”念

来源: | 作者:江亚鹏 | 分类:访谈 | 时间:2016-05-30 | 浏览:6366
文章顶部

锂电网:蒋卫平,白族,生于1955年,大学本科学历,高级经济师。1982年毕业于四川工业学院机械专业,1982年至1985年在成都机械厂工作,任技术员;1985年至1986年在四川省九三学社从事行政管理工作;1986年至1997年在中国农业机械西南公司任销售工程师,1997年开始独立创业。蒋卫平现任天齐集团董事长,遂宁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四川省政协委员,2007年12月至今任天齐锂业董事长。

天齐锂业蒋卫平

最近一个月,天齐锂业的股价持续放量上涨,创出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在如此低迷市道下,依靠业绩强劲增长获得资金追捧并股价创新高者,可谓凤毛麟角。天齐锂业今日之高扬,与四年前该公司掌门人蒋卫平的一个重大而有点冒险的决定密不可分,大手笔海外并购锂矿巨头泰利森。

老蒋今日之成功,当然有运气成分,但亦与他对行业的前瞻眼光密不可分。有熟悉蒋卫平的人如此评价。老蒋自己是如何复盘当时那场惊心动魄的并购战的?又是如何判断当下火爆的锂电行业的?上证报记者近期专访了他。
或许是极少接受外界采访的缘故,已在锂产业耕耘十余载、历经行业大风大浪的蒋卫平,面对记者时却显得有一些拘谨。

然而,行事沉稳、内敛的蒋卫平在企业经营方面却是另外一番模样:上世纪90年代放弃“铁饭碗”自主创业,并勇于接手业绩连年亏损的射洪锂业(天齐锂业前身),表现了蒋卫平敢闯的一面;在全球锂化工巨头洛克伍德行将全面收购泰利森之际,蒋卫平联合各方中介和财务投资人快速推出竞购计划,最终成功并购泰利森实现大翻盘,亦体现了蒋卫平骨子里敢拼的一面;而最具戏剧性的是,天齐阵营在确保控股泰利森的前提下,却又将泰利森49%股权让给竞争对手洛克伍德,更全面彰显了蒋卫平在商道经营中的大智慧。

将天齐锂业从早前连年亏损(或微利)的西部小厂,发展成为单季净利润超过2.8亿元(2016年一季度)的锂电产业链重要参与者,除在关键节点敢闯敢拼外,蒋卫平向天齐锂业灌输更多的,则是稳健经营的理念。

“天齐人确实比较低调,我们也尽可能做到低调,尽管公司经营业绩持续向好,但我仍告诫员工心态一定要放平。遵纪守法很重要,走捷径、搞一些暴利的事情肯定做不长,天齐也并不追求暴利。”蒋卫平强调。

复盘:解密泰利森收购战

如果不是洛克伍德突然下手,天齐可能会分期分批地购买泰利森股票以达到入股目的,蒋卫平认为这是比较文明的投资方式,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实施全面要约收购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的泰利森控股权并购计划,可以说是天齐锂业经营发展的一个转折点。此后,为进一步发挥与泰利森的协同效应,公司又在2015年将银河锂业国际100%股权收入囊中,取得该公司在江苏省张家港市建立的国内首个全自动化碳酸锂生产线,实现了中游锂盐加工的规模化整合,天齐锂业由此从一家单纯生产锂盐产品的锂加工企业,转型升级为掌握大量优质锂矿资源并具有规模优势和技术优势的集上游资源储备、开发和中游锂产品加工为一体的锂电新能源核心原材料重要供应商。
  再次谈起这场蛇吞象式的并购战,蒋卫平依旧满是感慨。作为天齐唯一的锂精矿供应商,我们已与泰利森打了十多年的交道,每年的价格谈判都非常艰苦。因此我们早就有心收购它,但也意识到我们实力不够,但当洛克伍德已备下足够资金准备吞并泰利森时,我意识到天齐不能再等了,只有背水一战!蒋卫平事后回想,按照他的性格,如果不是洛克伍德突然下手,天齐可能会分期分批地购买泰利森股票以达到入股目的,他认为这是比较文明的投资方式,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实施全面要约收购。

然而,当时的形势显然已时不我待。根据泰利森2012年8月所发公告,洛克伍德拟以每股6.50加元的对价全面收购泰利森,泰利森则定于2012年11月末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相关事宜。

泰利森该则公告一经披露,睿智的蒋卫平顿感大事不妙。作为全球锂化工三巨头之一,洛克伍德当时拥有智利阿卡塔玛盐湖资产。依照蒋卫平彼时作出的形势分析,如果洛克伍德对泰利森收购完成,其将实现对锂资源的进一步集中,到时其完全可以将泰利森关掉用作战略储备,届时高度依赖泰利森资源供给的天齐锂业无疑将陷入极为被动的局面。

利弊权衡之下,蒋卫平与天齐管理层商讨后决定放手一搏,不惜一切也要参与竞购泰利森。然而在具体实施中,蒋卫平又发现竞购过程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由于时间紧迫,若由天齐锂业进行收购势必要经过一系列审批程序,很可能由此失去有利战机;此外,如果以天齐锂业为主体进行收购,其上市公司的属性要求公司必须履行必要的决策审议程序和公告义务,因此相关运作计划将很难保密,不仅会引发洛克伍德方面的警觉,如果消息披露后泰利森股价上涨也会增加天齐阵营的收购成本。更为关键的是,包括蒋卫平在内的管理层当时对能否收购成功都没有太大的把握,他也不愿让上市公司承担收购失败的风险。基于此,蒋卫平最终决定由他控制的天齐集团先行竞购泰利森随后再注入天齐锂业。

天齐集团当时制定的收购战略极具针对性。首先,在泰利森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洛克伍德收购方案之前通过二级市场以及协议方式低调收购泰利森19.99%的股份,进行拦截式收购,以此为筹码,待泰利森召开股东大会时,天齐方面则可大概率否掉全面收购计划。与此同时,天齐集团再向泰利森董事会报出比洛克伍德更为优厚的收购对价,并与泰利森方面进行了多轮谈判后最终从洛克伍德处抢得了收购先机。

然而,无论是拦截式收购还是后期的全面要约收购,彼时蒋卫平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

”我当时初步算了算,最终的收购价格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把我的股票、我的其他资产、我的房产全部抵押也还远远不够。“蒋卫平说。
  最终,中投公司的战略入股以及工行的贷款驰援帮助天齐集团解了燃眉之急。不过,天齐方面筹得的上述资金,仍不能满足整体数十亿元的收购资金规模(折合人民币),天齐无奈之下另从国外机构处获取了部分高息贷款。一直遵循稳健、谨慎经营的蒋卫平并未向记者透露当时的海外资金贷款利息到底有多高,但他强调,当时每天一醒来想到有这么多借款要还,压力确实挺大,所幸最终我们熬过来了。

竞购落败的洛克伍德并没有放弃对泰利森的追逐,曾多次通过中介机构联系天齐集团表达入股泰利森的愿望。蒋卫平最终被洛克伍德的诚意所打动,向其转卖了泰利森49%股权

身处竞争激烈的锂电产业,但游走商场近二十载,蒋卫平却从不树敌,此番与洛克伍德竞购泰利森一役同样如此。尽管蒋卫平较早预见了洛克伍德一旦并购泰利森后自身所处的不利境地,并奋力反击扭转了战局。然而,就在天齐阵营完成对泰利森的全面收购后(天齐集团间接持有65%股权,中投公司子公司间接持有35%股权),随后又将泰利森49%股权转卖给了洛克伍德,这一看似蹊跷的交易背后究竟又藏着什么隐情?

洛克伍德不差钱,只是有些轻敌,它没有想到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措到数十亿元的资金,并快速取得了相关审批手续,但我们确实做到了。据蒋卫平介绍,竞购落败的洛克伍德并没有放弃对泰利森的追逐,此后曾多次通过中介机构联系天齐集团表达入股泰利森的愿望,起初都被天齐方面拒绝。蒋卫平事后得知,在洛克伍德决定竞购泰利森之前,它们曾提前来中国拜访了几乎所有大型锂业公司,唯独没有去天齐,就是担心天齐会成为它们的对手,没想到双方最终真成了对手,并且天齐成了最后的赢家。

但最终,蒋卫平还是被洛克伍德的诚意所打动。据蒋卫平介绍,洛克伍德当时的老板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能入股泰利森,其邀请蒋卫平赴新加坡进行当面道歉。那天我俩聊了很多,聊过往经历,谈人生反思,聊锂产业的发展前景,我发现尽管国别不同,但我们对锂产业发展的许多观点竟然出奇的一致,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我们曾经是竞争对手,但商战之外我们也是朋友。

当然,洛克伍德为获得泰利森49%股权也付出了一定代价。除了高溢价收购中投、天齐集团持有的文菲尔德(泰利森母公司)合计49%的权益外,其还同意提供贷款解除天齐集团当时的大部分银行负债,同时赋予天齐集团(含天齐锂业)对洛克伍德德国锂业(GmbH)20%至30%权益的认股期权。

据了解,洛克伍德德国锂业(GmbH)是全球第一的有机锂供应商。该公司有机锂业务属于天齐锂业产业链下游,具有很高的技术门槛,而洛克伍德在这方面具有全球领先的技术和市场优势。如能完成交易,天齐锂业依然掌控着对泰利森的控制权,同时还能通过行使该项期权分享目前中国尚不具备技术和市场优势的下游有机锂业务稳定而丰厚的收益。

这背后另有一段插曲是,在洛克伍德道歉求和之际,天齐锂业正运作增发收购集团所持泰利森股权,当时有投行人士提醒蒋卫平,由于泰利森是竞购所得,监管部门可能会关注收购价格的公允性,即注入上市公司的泰利森股权到底值不值这个钱。而洛克伍德此时出面高溢价收购泰利森股权,恰恰证明了泰利森物有所值,天齐锂业相关增发方案最终顺利过会。

另据天齐集团内部人士介绍,天齐集团在竞购泰利森再转卖给上市公司这一整体运作过程中,实际上亏了一些钱,但蒋卫平对此并不在意,甚至认为是集团应该承担的风险。“天齐锂业在控股泰利森后经营业绩持续向好,蒋总感到很欣慰,这也证明了当初看似高价的竞购,实则是一笔成功且划算的买卖。”该人士称。
  锂电市场是面对全球开放的、充分竞争的市场,在法制利剑高悬的市场中谁都不愿意、也不能垄断经营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蒋卫平的操刀运作下,身处绝境的天齐阵营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蛇吞象并购,并将泰利森控股权顺利转交给天齐锂业。而以上游储量雄厚的矿产资源作支撑,天齐锂业随后也驶入发展快车道。

天齐锂业2016年一季报显示,公司今年一季度实现了2.84亿元净利润,这一盈利规模已超过了去年全年。而在蒋卫平看来,天齐锂业交出的优异成绩正是厚积薄发的结果。

天齐锂业上市以来,一直坚持夯实上游,做强中游,渗透下游的发展战略,并始终围绕这一战略在运作布局。控股泰利森、参股西藏扎布耶进一步壮大了公司的上游资源储备,去年又通过并购银河锂业国际实现了中游锂盐加工的规模化整合。

而随着天齐锂业中、上游业务布局的不断完善,公司会否顺势大举进军下游锂电池产业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而此时的蒋卫平再一次展现了其稳健、严谨的一面。蒋卫平指出,近年来锂电产业发展迅速,产能不断扩充,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正极材料及动力锂电池低端产能重复投资迹象开始显现,因此该领域未来或出现结构性的产能过剩,行业洗牌在所难免。

跟其他行业类似,锂产业越往下游分岔越多,一旦走错路就可能出现投资损失,因此对于下游产业布局方面公司一直是处于摸索观望的态势。更何况,在动力电池等一些细分领域的具体政策导向目前尚不明晰的情况下,此时贸然进入下游领域所面临的不确定风险要大很多。蒋卫平告诉记者,天齐锂业成立以来一直追求稳健经营,绝不会因为外界因素而跟风、追逐所谓的热点市场或题材。不追(热点),也追不上,可能等我们追上了,景气度也出现拐点了,跟炒股似的。

当然,随着行业景气度的持续向好,碳酸锂价格的大涨,上游锂矿资源储备雄厚的天齐锂业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行业内对天齐锂业也有诸多质疑和苛责。对此,蒋卫平表示,去年四季度产品价格暴涨公司也感到很突然,下游个别企业由此发出的一些过激言论也可以理解。从另一角度而言,这也是天齐锂业从小做大过程中所须面临的成长的烦恼。

以前与下游厂商谈判过程中,他们比较强势,我们常常是低声下气的。如今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行业景气度持续回升,我们通过多年不懈努力和市场竞争,站在了产业链的最上游端,具备了一定核心竞争力。但对于天齐而言,我们还是要保持稳健的经营理念,会继续选择优秀的、有潜力的、长期的客户进行合作。锂电市场是面对全球开放的、充分竞争的市场,在法制利剑高悬的市场中谁都不愿意、也不能垄断经营。

作为锂行业中的老兵,蒋卫平在采访的最后也对产业同行以及后来者们给出了善意的提醒。尽管目前锂电产业链景气度高企,但千万不要被当前看似繁华的景象所蒙蔽,一看赚钱就全部涌进来,这会造成资源浪费、资金错配,类似以前的光伏产业。当下,我们需要的是有序开发、稳步增长,最终通过优胜劣汰促进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合作机构: ofweek锂电网 | 电池在线网 | 亚太电池展 | 巨典展览 | 德泰中研 | 振威展览 | 亚化咨询 | 知行锂电 | 高工锂电 | 深圳市电源技术学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锂电网(li-b.cn) | 粤ICP备16043942号-4


扫码关注微信
获取更多商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