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锂电网(li-b.cn),锂电产业链服务全平台!
2019年04月20日   星期六    |  广告单价 |  锂电资讯
首页 > 资讯 > 分析 > 中国锂电池企业的新战场——储能电站

中国锂电池企业的新战场——储能电站

来源:建约车评 | 作者:admin | 分类:分析 | 时间:2019-01-15 | 浏览:30365
文章顶部

锂电网讯:今天,中国新能源产业正如似锦般繁花,这片土地上制造出了世界上最大产量的锂电池,也诞生了数量最多的电池企业。

这些为数众多的公司,正在经历着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攻杀。在动力电池企业行业洗牌之际,被少数几家巨头已逼到绝境二三线厂商,此时正在面临关乎生死的两难境地。

 储能电站.jpg

一方面,在自身都难保的市场大环境下,要不要继续投入到烧钱的储能业务,是该坚持还是要战略放弃?另一方面,储能的前景是如此的远大,在动力电池业务下滑已成定局的前提下开辟另一个储能战场,似乎又是那么地有诱惑力。

断臂求生还是坚持下去,是摆在这些电池企业面前的难题。

 

2017年3月的时候,埃隆·马斯克又跟人打了个赌。

作为大美利坚国出了名的“赌神”,马斯克向来以赌因匪夷所思,赌胆叹为观止,赌注惊心动魄,敢打硬赌、能打胜赌而著称。

早在2015年,他就跟苹果电脑公司两大创始人之一的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phen Gary Wozniak)(另外一个是乔布斯)就“人工智能是否将成为人类最大的威胁”打赌,赌注是一辆最新款的特斯拉。

连当年和他共同创办PayPal,人称“硅谷创投教父”的彼得·蒂尔(Peter Thiel)都说,永远不要和马斯克打赌。

当然,通常能跟钢铁侠坐在同一张赌桌上的都不是一般人,这次马斯克的对手是澳大利亚软件巨头 Atlassian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迈克•坎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赌注是5000万美金。

起因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2016年9月,一场五十年一遇的超强暴风雨袭击了南澳大利亚州,包括发电和输电设备在内的基础设施遭到严重破坏,导致面积是英国四倍大的南澳州全州大停电,170万居民无电可用。紧接着在2017年初的酷热夏季(There is 南半球),当地电网又因为支撑不起用电高峰的负荷而数次停电。

虽然是传统矿业大国,但澳大利亚却也是新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强烈支持者。特别是南澳州,大比例的电力供应靠的是新能源发电。但是,虽然风能和太阳能几乎没什么成本,又绿色环保,但却要时刻要看老天爷的眼色,这就不能保证稳定的发电供应。偏巧电力系统还非常讲究发电和用电的实时平衡,而面对夏天的用电高峰,本来就供应不足的电力就更加地力不从心,当地政府只能实施间歇供电政策,闹得民声沸腾。

实际上,南澳州一直饱受能源供应不稳定之苦,除了民生问题之外经济也被极大影响。2016年,当地最大的用电企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的奥林匹克坝铜矿由于停电而停工2周,经济损失高达8200万美元,导致这座铜矿一整年的利润打了水漂。

当地政府亚历山大,州长杰伊·韦瑟里尔(Jay Weatherill)也表示相当头疼。奈何新能源发电就是这样,具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波动大、难预测这样的先天不足。

先天不足,就只能靠后天弥补。马斯克给州长出了个主意,在当地建设一座储能电站,平时将风电和光伏电储存起来,待到电力不足或者用电高峰时段再将储存的电力放出去。

特斯拉公司的雄心从来都不只是做好电动汽车,目标定在火星上退休的马斯克心心念念的是打造一个全新的能源生态体系,在其构建的“光伏+储能+交通工具”的能源网络里,储能是至关重要的关键一环。

南澳州政府计划在詹姆斯敦(Jamestown)附近的霍恩斯代尔(Neoen Hornsdale)大型风电场里,建造一座供容量为100MW/129MWh的储能电站。这座储能电站将使用风电场生产的电力对电池进行充电,并在高峰时段供电,帮助南澳州的电力设施保持稳定运行。

如果建成的话,这将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锂电池储能项目。

2017年3月9日,在被Model 3的交付问题啪啪打脸的同时,马斯克不忘在个人推特上发表了一句狠话:“在正式签署合同之后,如果不能在一百天之内完工,特斯拉公司就把储能电站免费送给当地,分文不收。”

马斯克预估,这套129MWh的锂电池储能电站系统造价在5000万美元左右。

澳洲本土大富豪布鲁克斯立刻@马斯克:“你要是能在100天之内完工,我本人输你5000万美元。”

马斯克是个要面儿的人,由此赌局正式生效。

当年7月初,马斯克还专门飞了趟澳大利亚,显然南澳洲也不好拒绝如此满满的诚意,于是在9月29日,特斯拉挤掉90多个竞争对手,和南澳州政府签署了电网连接协议。

实际上7月马斯克在澳洲受到Superstar式接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安排部署安装事宜。到签署协议的时候,其实工程已经进展过半。到11月23日南澳州政府发布储能系统建成公告,名义上只用了55天,终于赶在南半球进入夏季之前完了工。

为了能够准时完工,马斯克甚至决定使用三星SDI的锂电池。在这座面积相当于一座足球场大小的土地上,特斯拉用640个独立的Powerpacks(每个200kWh)组装起一座全球最大的锂电池储能电站。

澳洲项目的示范效应为特斯拉的储能业务赢得了巨大的声誉,并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拓展,从内华达州到南加州,从太平洋上的萨摩亚群岛到加勒比海的波多黎各。到2018年初,特斯拉的锂电池储能规模累计已达 1 GWh,几乎占到了全球电化学储能市场总量的一半。

(布鲁克斯的另一个身份是南加州的议员,所以也不排除他和马斯克两人联手导演了一出好戏的可能性)

新能源发电是大势所趋,世界各国都在不遗余力地推动风力和光伏发电事业的发展进程。电化学储能在减少对可再生能源发电对电网的冲击,提高风电场和光伏发电的使用率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行业一般认为,电池储能功率要达到风光发电装机容量的20%比例以上。保守估计,到2030年仅仅是中国的风光发电装机容量,就将达到8.33亿kW。

电化学储能算是一种新兴的储能方式,除了在新能源发电领域之外,由于电池储能相较于其他储能方式(抽水蓄能、压缩空气、蓄热等)具有调度响应快、配置灵活、控制精准、环境友好等先天优势,所以在电网调峰/调频,平滑电力负荷、提高设备的运行效率和可靠性,配网侧储能和用户侧微网储能以及应急备用电源等电力系统各环节都能发挥作用。

虽然到今天,电化学储能装机容量还不到全球储能装机总容量的2%,但却以年均一倍以上的增速高歌猛进。远景估计,储能市场规模将超过万亿,所以在全球最大的电池产地和储能市场,中国这里的锂电池厂商们,怎能错过?

 

2018年的4月25日,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部突然接到项目通知,称江苏省电力公司将在镇江市东部地区(镇江新区、丹阳、扬中)建设一座容量达101MW/202MWh的电网侧分布式储能电站工程。此事非同小可,101MW/202MWh是什么概念?意味着这将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电网侧储能电站项目,亦是全球迄今为之功率最大的电池储能电站项目。

什么也顾不得,第一时间从福建宁德赶到江苏电力公司,才发现这里已经忙乱成一锅粥了。国内几乎数得上名号的锂电池公司都接到通知,负责储能业务的项目经理们难得像那天一样在一地聚齐。初步了解情况之后,这些人才发觉事情有些蹊跷。

镇江储能电站项目建设的发起方是江苏省经济技术研究院,总采购方是江苏省电力公司,三家国家电网公司直属产业单位许继集团、山东电工和江苏省综合能源服务公司作为总包商。通常情况下一定是总采购方先将项目信息下发给总包商,也就是说总包商先知道项目信息,然后才是各个电池厂收到项目信息,但镇江项目是三家总包商和各个电池厂是同时接到项目通知的。

但这些电池厂的项目经理们压根来不及搞明白这些事情,迎面而来的就是让他们崩溃的项目周期。省电力公司给出的项目周期是:4月底发招标公告,5月5日开标,15日公布中标结果,5月底签订供货协议,进入采购环节,10~15天完成装配和测试,6月中旬试运行,进行调试和验收,项目完成。

太恐怖了。

按照行业惯例,通常总包方接到项目信息之后先用至少一个月时间来论证,继而和各家电池厂进行商务沟通和技术对接,电池厂报批方案之后经过一系列审批流程之后组织招投标,半个月之后公布招标结果,继而签订正式供货协议。

像镇江这种100MW以上的特大项目,储能电池系统装配时间至少要35天,装配落地之后测试加调试,即使顺利的话也要10天。

如果是连同土建施工同步作业的话,上述周期还要进一步拉长,而镇江项目正是土建施工和储能设备安装同步进行。

也就是说三个多月到四个月的项目周期,硬生生地被压缩到两个月之内。抛去前期制定和论证方案、审批、招投标和签合同的一个月时间,留给在一片空地上在完成工程基础设施建设和储能系统入场布置,以及调试和试运行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

周期如此之紧张,是因为这个项目真的太紧张了。

江苏省东部地区电力供应的主力一直都是镇江受谏壁电厂,2017年9月这个国内最大火电厂中退役了3台330MW的燃煤机组,而由于种种原因本来要将这部分发电缺口补上的丹徒2台燃气机组无法按计划建成投运。新上的电力供应补不上,经过测算,这样一来在每天用电高峰期还有40万kWh电的缺口。这意味着在即将到来的夏季用电高峰,江苏东部将近20万人的用电将会受到影响。

临时建设一座填补这个缺口的火电厂是来不及了,更何况至少要8亿元投资,并且即使建成每天也只需要其有效运行1~2小时,太浪费了。

建造电池储能电站势在必行。就像一个超大容量的“充电宝”,在用电低谷时当作用电负荷充满电力,在用电高峰时当作发电电源释放电力,把电放出去效填补夏季用电高峰时段的电力缺口,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生产和生活用电。

电池储能电站建设周期短、布点灵活,电池储能既可以实现大规模存储和快速释放功能,又具有灵活调节和精确控制的特点,因而还可以发挥调峰调频、负荷响应、黑启动服务等其他作用。

但时至四月底,马上就要进入夏天的用电高峰期,所以就必须赶在天热之前把储能项目建立起来,否则造成大规模地断电事故,是要出大事的。

所以江苏省电力局开出了总投资6个亿的价码,招来了国内几乎所有数得上名号的锂电池企业参与竞标。202MWh,也就是0.2GWh对于产能动辄已经上两位数的锂电池厂来说,按说不应该算是什么大项目。但偏偏镇江储能项目的电池供应竞争之激烈程度,令人咂舌。

因为这是截止到那个时候,中国最大的锂电池储能工程,亦是最具有标杆示范性作用的储能项目。拿到镇江项目,就意味着拿到了进入国内乃至世界储能市场一线阵营的门票,具备了在未来五到十年在储能市场上竞争的权利。

而仅仅是2018年上半年,中国实现了127%增速的电化学储能市场,则被越来越多的锂电池企业看做是继续活下去的希望。我国的电化学储能市场已经基本上确立了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主的路线,这就给了在2014~2017年期间因为追逐新能源汽车爆发热潮而进入动力电池领域的企业以及那些以磷酸铁锂为主要技术路线且难以跟上三元电池步伐的厂家以希望。

尤其是在二三线厂家被市场清洗出去的命运定局已逐渐清晰的2018年,面临巨大生存压力的企业无疑不消化过剩产能、寻求生存突破的希望指向了储能。

给山东电工、许继集团和江苏综合能源公司三家总包商投标的电池厂,每家都十家以上。最终,许继集团的招标准则是最低价中标,中航锂电和江苏立信能源中标;山东电工的标包经过二次报价,被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和立信能源三家瓜分;中天科技一家独享了江苏综合能源的标包,对此业内也是服气的,因为“江苏省综合能源服务公司历来都是中天的固有领土”,业内人士对燕十七说,镇江储能项目之所以能成行,背后有中天很大的推动作用,且中天和江苏省综合能源服务公司一直是合作关系。

“江苏综合能源公司在招标之前,中天就已经开始招项目的BMS的标了。”

由于需要通宵达旦地做方案改方案,连续熬夜在现场加班,据说不少电池厂的项目人员都把身体熬垮了,住进了医院。

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挣了个头破血流,但最后结果是各家电池企业一分钱都没挣到,甚至还赔了钱。

镇江项目总共202MWh 花了6亿元投资,折合3元/Wh,听起来价格不低,因为当时国内磷酸铁锂电池的市场行情是1元/Wh左右。但这个价格却还是包含着土建工程、集装箱(电池储能是将电池装在40尺集装箱里并按此为单位)、交流设备、稳压调频设备、空调设备等,抛去这些电池厂供应的电芯、BMS和配套系统的价格也就1.2~1.3元/Wh。

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块蛋糕,却没有国内的另一家磷酸铁锂电池大户比亚迪的份儿。

 

2018年8月2日,比亚迪放出一条令国内储能圈震惊的消息。在一个名为中国储能西部论坛上,负责比亚迪储能业务的比亚迪电力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张子峰对外宣布,比亚迪将不再参与国内的储能招标项目,只做储能设备的供应商。

一众哗然,因为比亚迪一直都是中国电池储能市场的领军者,早在2011年国家搞当时全球最大的风光储(集风电、光伏发电、储能、智能输电于一体)的张北基地之时,比亚迪就一直站在国内市场的金字塔顶尖。放弃竞争,就意味着放弃这个极具前景的市场,更何况当时业界已经得到消息,不少省份和相关单位也已经放出话来,将在下半年和明年上马几个大工程。

这个时候退出,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其实,比亚迪的如意算盘不是从此彻底退出储能市场,而是集中资源搞利润更高的国际市场。

外国的电网系统远不如中国发达,中国每年花在电网改造和建设上面的钱至少有3000亿元人民币之巨,让国外同行艳羡不已。电网落后,就只能拿储能来凑,所以国外发达国家向来有注重电池储能项目建设的传统,最终导致海外储能市场比中国发达许多,也更早地摸索出了更加完善的储能项目盈利模式,这个市场的参与者的利润也就不像国内竞争激烈相互压价这样,苦哈哈的。

比亚迪做进入储能领域,从王传福在2008年就设立专门用来从事电池储能业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的比亚迪电力科学研究院就已经开始,并且早在2011年接了美国雪佛龙4MWh储能业务,向海外出口了第一个集装箱,就打开了国际市场。

2014年开始,毫无征兆地,美国调频储能市场突然爆发。在此之前,由于已经与美国公司储能项目的合作经验,当时的张子峰团队正在与美国的一家电力服务公司经历了多轮的价格谈判。在此之前这家美国公司已经就储能电池调频的相关技术指标和细节跟比亚迪方面进行了反复沟通,张子峰团队也基本上拿出了适用于美国电力系统的电池储能方案,但就是价格方面双方始终谈不拢。

无心插柳柳成荫,此时另一家美国公司主动找上门来,直接以一个集装箱100万美金的价格向比亚迪下了订单,第一个订单的十几个集装箱还没等出货,第二个订单又马上下来了。

到第二年(2015年),加上另外两家能源企业的订单,比亚迪总共向美国储能市场出口了100个集装箱,132MW的储能电池产品。我们可以算笔账,比亚迪出口到美国市场的磷酸铁锂电池价格相当于4.7元/Wh(2015年美元兑人民币平均汇率为6.23),这个价格几乎是当时国内价格的2倍(国内2.5元/Wh)。

如果算上退税,那么利润则更高。

当然,美国的电力服务公司肯花大价钱购买电池,是因为当时的美国应用在调频领域的储能项目相当挣钱,之后就连张子峰都惊叹:“没想到能这么赚钱,两年多就收回成本。”

而在中国市场,同样的储能调频服务项目要收回成本,至少要八年。

在美国市场赚了票大的之后,比亚迪的海外储能之路便越走越宽,越走越顺。

之后的两年,英国的电池储能市场一发不可收拾,在当地新能源界和储能界的专家游说下,英国政府相信电池储能可以在电力市场发挥很好的作用,终于开始大力发展新能源储能市场。此时恰巧比亚迪的光伏团队一直与英国新能源产业界有着比较深入的合作关系,很多英国的光伏发电站使用的都是比亚迪的光伏板,也就自然而然地购买了比亚迪的储能产品了。

之前储能产品是光伏产品的附加商品,现在反倒关系反了过来。但不管怎么样,到2018年底,比亚迪在总共向英国出口了240个储能集装箱,且依旧保持着旺盛的增长势头。

到目前为止,比亚迪的电池储能产品全球累计出货量已经接近600MWh,成为仅次于特斯拉的全球第二大电化学储能供应商。

所以我们也就能理解比亚迪宣布退出国内电池储能市场招标的背后逻辑了,与其在一个恶性竞争的市场,杀低价的方式来获取项目还不挣钱,不如去国际市场上获取丰厚的利润,更何况到了每每到了下半年都是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的旺季,比亚迪的动力电池产能本就已经跟不上其逐渐上量的新能源车的需求了。

同样的磷酸铁锂电池,比亚迪能够在海外市场获得更加高昂的利润,让国内同行非常之羡慕。但羡慕嫉妒恨没一点用处,这只是人家当年先人一步的作出智慧决策的必然回报罢了。

2014~2015年间,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火起,国内所有的锂电企业加班加点生产动力电池仍旧供不应求,彼时几乎全部企业都把目光放在国内如火如荼的电动车市场,根本就无暇顾及海外还有一个电化学储能市场。

实际上,早在2009年国内的电池储能市场要早于动力电池市场就已经开始启动,之后看到些许光明前景的锂电池企业都宣称要战略布局储能,但需要落地的时候才发现每个厂家投入的资源并不多,之后新能源汽车市场因为有了补贴,所有公司又一窝蜂地做动力电池。

待到动力电池市场产能饱和,整个行业面临血洗之时,看到国际储能市场利润丰厚,看到国内储能市场风口渐起,又想回过头来做储能了。

储能巨头比亚迪肯答应吗?

 

比亚迪不是答应了么?

又反悔了。

2018年12月6日,国家电网集团旗下子公司平高集团终于公布了备受业界瞩目的2018-2019第一批储能项目设备类采购招标的结果,让整个业界的人士闪了一下腰。

这次招标的江苏电网侧储能项目,有352MWh之巨,规模是上半年镇江项目的三倍还要多。回想镇江项目争夺之激烈,不难想象其背后各厂家之间的角力。

大跌眼镜的结果是,包括比亚迪、中天、科陆、力神在内的四家中标企业中,比亚迪以一家独占193.6MWh而成为当之无愧的最大赢家,中标价格也是最高,超过1.66亿元。

更要命的是,当其他厂家的单套(集装箱)储能产品的报价都定在200万元以上时,比亚迪直接将其压价到188.79万每套,直接把单体电芯的价格压到0.715元/Wh!

业界为之侧目。这说明,比亚迪的磷酸铁锂电池成本至少已经做到了0.7元/Wh的水平上,感受到阵阵杀气和浓浓凉意的不仅仅是参与竞争的储能电池厂家,更有动力电池市场上的一众玩家。

业内人士向《建约车评》透露过一个讯息,说比亚迪的磷酸铁锂电池成本已经做到了0.6元/Wh的水平。

这日子没法过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拿下平高集团储能大工程的不是宣称“退出储能项目竞标”的张子峰及其代表的比亚迪第十四事业部,而是“惠州比亚迪电池有限公司 ”,即我们常说的比亚迪集团内的负责电池业务的第二事业部。

而即将从比亚迪集团拆分出去进行独立经营的正是这个所谓的第二事业部,想想也就可以理解了。

都不容易,理解万岁吧。

巨头公司都这么狠,二三线公司就只能出奇制胜了。

比如说天津力神。

2018年6月8日,优平高集团全额投资的河南电网100MW电池储能示范工程发布了招标结果,力神喜中其中最大的一个9.6MWh的标包,价值2024万元。

这个被业界称之为河南电网平高一期项目,力神、南都电源、海博思创中标;当年11月和12月二、三期共计项目230MWh招标,其中比亚迪、科陆电子、中天科技、力神中标二期项目,三期项目的中标厂家为中航锂电和海四达。

力神成最大受益者。

力神成为大赢家,靠的是和平高集团深度绑定了。

作为国网旗下重点扶持的上市公司,平高电气在2018年的业绩却是持续下滑,只上半年股价就从9.91元的高点跌到最低4.92元,二季度更是亏损了1.31亿元。

国网为了保证上市公司平高电气的业绩,就把电网侧储能的几大大项目都交给了平高运营,而平高也从此拿下了整个2018年中国电网侧储能项目的半壁以上江山,平高集团也藉此一举成为国内最大的储能项目运营商。

平高为了实现其业绩最大化,当然是想把储能项目中占最大头的电池业务拿下来,由此收购一家电池厂或者与电池厂搞合资就成为最好的选择。最后,平高选择了与力神成立合资公司。据说,河南省平顶山已经把力神作为招商引资项目引进了过来。

还有一个例子来侧面验证两家的关系不俗,平高一期项目在6月8日宣布招标结果,当月底就宣布项目并网了。

“任何一家电池厂家都不可能在20天内完成供货并网,这说明在招标之前就已经提前准备了。”业内朋友跟燕十七吐槽。

 

在比亚迪通过低价策略大杀四方,其他中小锂电厂家各显神通之时,国内的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已经从蛰伏走向了舞台正中央,且用一种来另辟蹊径的方式。

早在2012年,宁德时代就开始布局青海的锂电项目——青海时代,之后开始在国开行的支持下布局储能电池生产线,到今天已经在青海完成两条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线,扩产后产能将提升到2GWh,4.26GWh的动力及储能电池产线当前也正在加紧建设。

2018年6月18日,福建省投资集团、宁德时代在晋江共同投资建设的大型锂电池储能项目正式签约,这个项目将投资24亿元分三期建设锂电池储能项目。其中一期规模100MWh,二期扩建到500MWh,三期扩建到1000MWh。

对于这个史无前例的大项目,国内其他锂电池厂家都没意见,谁让这是人家自己出钱自己搞的呢。

同年10月,宁德时代竞标获得鲁能海西州50MW/100MWh的磷酸铁锂电池储能项目,这次宁德时代独家拿下价值3.7亿元的50个集装箱储能系统。

据说,这个项目招标之际国内几个锂电大厂也收到了邀标,但招标规范一出,全都没脾气。

因为招标书的限制条件基本上就是为宁德时代量身定做,包括年最小出货量、电池具体型号以及三年营收××亿元。

加之其他锂电池厂都心知肚明的是,经过多年在当地运作,福建人无论是与青海当地的政府关系,还是融资条件以及其他条件上都远远跑在了前面,就连同样在青海设厂的比亚迪这次都不想陪太子读书了,别家就知趣点,别凑热闹了。

此时此刻,每一个身处储能行业的从业者都是那么的困惑。这块看似前景不可限量的世界里,却偏偏是个死局。他们困惑的是,这个行业的竞争对手们,为何要以甚至于低于成本的价格去投标,宁可赔本也要赚吆喝,只是为了搞死竞争对手,日后垄断市场,独享利润?

也不是为了清理多年积累的库存,因为用库存电池也许根本无法满足储能系统八年以上是使用需求,如果电池撑不住,后期的维护成本会将变得非常之高。

有些企业试图在租赁模式上趟出一条路来,可稍微会算数的都可以计算投入成本和投资回报周期,十年分期下来,根本就没有利润。

有些公司将身家性命押注在利润更高的海外市场,但面临的同样的长周期,国际市场通常需要电池厂提供一整套储能方案,一个项目从开始到落地需要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

分享到:

合作机构: ofweek锂电网 | 电池在线网 | 亚太电池展 | 巨典展览 | 德泰中研 | 振威展览 | 亚化咨询 | 知行锂电 | 高工锂电 | 深圳市电源技术学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锂电网(li-b.cn) | 粤ICP备18158530号


扫码关注微信
获取更多商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