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锂电网(li-b.cn),锂电产业链服务全平台!
2023年01月29日   星期天    |  广告单价 |  锂电资讯
首页 > 资讯 > 价格 > 为什么说53万元/吨的碳酸锂还没到顶?

为什么说53万元/吨的碳酸锂还没到顶?

来源:电动汽车观察家 | 作者:admin | 分类:价格 | 时间:2022-10-18 | 浏览:35439
文章顶部

锂电网讯:谁还能记得——2020年6月时,碳酸锂的价格仅4万元不到。

现在呢?

10月17日,上海钢联发布的数据显示,电池级碳酸锂现货价格涨至53.55万元/吨。

据Fastmarkets数据,从2020年末的低点到目前为止,氢氧化锂价格上涨了约850%,碳酸锂价格上涨了约1090%,而锂辉石涨幅更达1780%。

这一涨幅并未到顶。一家澳洲锂矿公司的高级顾问——“悉尼先生”(化名)预测,今年底,6%含量锂辉石FOB(离岸价格)价格估计8000-9000美元/吨,如此估计,碳酸锂的生产成本大概在55万-58万元/吨,如果再加上10%利润,碳酸锂的市场价格可想而知。

碳酸锂是锂电池正极材料和电解液不可或缺的原材料,这些涨幅最终会传导至整车企业和消费者身上,影响新能源汽车的普及。

锂价飞涨,什么时候是个头?

“悉尼先生”预测,根据全球动力电池产能规划以及储能市场的需求,今后2-3年,缺口可能继续扩大,到2025-2026年供需矛盾最突出,锂辉石很有可能达到8000-10000美元/吨,折合成碳酸锂的价格大约60万-80万元/吨;在2030年前,锂辉石的价格可能会横盘在7000美元/吨左右。

在锂价这轮坚固的价格上行期,肯定也会对很多企业形成挤出效应——锂盐加工企业、电池企业和电动车企的生死,皆系于此。


为何上涨?

这次碳酸锂的上涨是由多重因素推动造成的,例如需求增长太快、矿山的新开和复产周期长、疫情影响下的人力和运力不足等等。此外,澳洲锂矿商Pilbara Minerals的拍卖模式,进一步加快了碳酸锂价格的增长速度。

不过,需求端的大幅增长显然是最重要的因素。


(1)下游需求爆发

碳酸锂是离子电池重要原材料,锂离子电池市场的快速增长直接拉升了碳酸锂的需求。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创新联盟数据,今年1-9月,中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372.1GWh,累计同比增长139.0%。今年前9个月的产量已经是去年全年产量的1.65倍。

2021年的电池产量为219.68GWh,是2020年的2.63倍,可见,下游迅猛的需求是碳酸锂涨价的最大推动力。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增长远超预期,这对上游供应商来说是猝不及防的。动力电池企业的大规模产能扩张还在继续,这进一步拉动碳酸锂价格的增长预期。


(2)澳大利亚前期产能出清,新开和复产周期长

谈到锂资源,全球储量最多的地区是南美三角(玻利维亚、阿根廷、智利)占比高达56%,以盐湖为主;其次是澳大利亚比为8%,硬岩型锂矿(锂辉石、锂云母、透锂长石等)为主。

南美三国的资源禀赋最好,但是由于是发展中国家,资源开采条件多受限制,例如,资源禀赋最好的玻利维亚,不仅储量大而且品位高,但是当地社会治安条件不佳,企业开矿危险系数较高,基本没人愿意去。

此外,玻利维亚成立了国家锂矿总公司,旨在通过和海外矿业巨头共同开发国内的盐湖资源,不过由于当地居民的抗议(因为并未从中获得锂矿特许权使用费和更多的锂矿开发收入分配),再加上国家政策的不确定性使得相应的合作被取消,也使得作为全球盐湖资源储量最大的玻利维亚至今在产能和配套设施建设上远远落后另外的两个锂三角国家。

阿根廷经济环境宽松,很多矿山限制水、电的使用,当地社会的情况也较复杂,开采条件均受限制。

智利方面,正在推动矿产资源的国有化。而且智利政府为了提升居民福利和收入,也将提升开采税费提上日程,这会导致智利开采的锂资源成本较高。

非洲的锂矿,面临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存在较大困难。

也就是说,目前澳大利亚的锂矿资源具备最佳开采条件。该地区锂矿资源优质,开发环境友好,开采技术相对成熟。澳洲锂矿长期以来一直作为全球锂资源的主要供应来源,2021年全球产量占比约55%。

image.png

但遗憾的是,目前澳大利亚的锂矿潜力并没有完全发挥,这与上一轮矿产周期性调整有关。

2018年以来,澳矿产量随下游需求景气度的变化经历了一轮周期。2018-2020年,西澳锂矿集中投产,在新能源车补贴退坡和消费电子需求量下行等因素影响下,锂精矿价格降至低位,上游利润压缩至亏损,当时多家锂矿企业面临倒闭、停产,产能逐步出清。

在澳大利亚的几大矿山中,今年,Kathleen Vally、Mt.Holland、Bald Hill是没有产出的。其中Pilbara的理论产能为75万吨6%含量的锂辉石。按照去年规划,2022年,Pilbara理应向包销方供应68万吨6%含量的锂辉石,但实际,今年下调产量指引后只有40万吨的产量。

今年3月份,华宝证券研报折算的,由锂精矿折合成碳酸锂的当量如下图。

image.png

注:文中Altina应为Alita

此外,Core Lithium在澳大利亚勘探商与交易商大会上给出2023年Finniss项目锂精矿的产量指引为7.9万吨(此前为18.3万吨);Allkem也下调了2023财年的产量指引,预计2023财年Mt.Cattlin锂精矿产量为14万-15万吨,较此前7月份的指引——16万-17万吨下降2万吨。

此外,新矿的开采也面临周期较长的问题。

“悉尼先生”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如果顺利,在澳大利亚新矿的勘探到开采一般要经历6-7年时间,中间要解决污染排放、水电接入,甚至修路等重重难题。

一方面需求在攀升,一方面澳大利亚供应在增长不及预期,很可能导致缺口还在扩大。


(3)疫情影响人力和运力

上述困难,在疫情之下进一步被放大。除中国外,海外国家基本放弃对疫情的管控,各个环节都有不断请假的员工,打乱了整个市场的供应节奏。

一位熟悉澳大利亚矿业的专家称,虽然澳大利亚政府放弃了对疫情的管控,企业可以正常经营,但是一旦企业内有员工感染,并因此感染了其他员工,被感染员工有权向企业要求经济赔偿,法院对这个经济赔偿是不设上限的。这就导致企业老板会主动要求感染员工请假休息。

因感染新冠导致休假的员工也会得到政府的优厚补助,这也使得染病员工也乐意休假,最终导致成熟劳工和技术人员短缺、运力不足等系列问题。


(4)Pilbara引入铁矿石的拍卖模式,进一步加快推涨长协价格

由于中国本土锂资源多位于高海拔地区开采难度大、品位低,同时面临环保和民族问题的压力,推进速度也不快。

因此,在卖方市场下,海外供应商拥有定价权。

这个定价权主要体现在Pilbara的锂辉石现货拍卖上。Pilbara在锂行业引入铁矿石的拍卖模式,而这个拍卖价格逐渐成为新的锂辉石现货定价基准和定价体系。

Pilbara本部的Pilgan产能已被下游锂盐厂客户锁定(年产36万-38万吨精矿),因此拍卖矿源主要来自Ngungayu复产(原Altura产能,年产18万-20万吨精矿),其复产后全部以拍卖的形式进入市场,不再签订包销协议。

效果就是,Pilbara通过拍卖改变了“游戏规则”。在卖方市场中,通过少量的拍卖有效撬动了包销长协价快速上涨。

除了价格,锂精矿的品质还有所下降。在“悉尼先生”看来,在卖方市场下,锂精矿早就达不到6%的品位要求,按照2016-2018年以前的标准,今天市场上卖出的锂辉石都是不合格产品,各种品质低下的产品也能大肆流通。

“悉尼先生”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早年间买家对锂精矿的要求很严格,至少符合以下三个标准。一是,锂辉石的锂含量6%以上。当时450美元一吨,每下降0.1%扣除15美元/吨,低于5.6%含量买家拒绝收货的。“6%含量的锂辉石是8吨左右加工1吨碳酸锂,5.6%含量的大概就是9吨加工1吨碳酸锂。”

二是,颗粒越粗越好。现在澳洲大多数锂矿供应商都达不到6%含量,最大的锂矿供应商Pilbara的原矿比较脆,把1.14%含量的原矿经过加工达到5.6%含量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要求通过“振荡选矿工艺技术”把原矿1.14%提升到6%含量,那么就像面粉一样的细了,碳酸锂工厂无法加工碳酸锂了,尽管是5.6%含量的还是按照正常标准价格卖给用户。

三是,要求铁元素含量不超过1.0%,铁含量较高炉膛结渣,影响碳酸锂的收率。现在锂矿供应商也达不到这一标准。

以次充好、价格一路飙升,这就是卖方市场带来的弊端,提及此“悉尼先生”颇为痛心疾首。


还要涨多久?

涨多久,应该是业内非常关心的另一个问题。

《电动汽车观察家》和多位业内人士沟通,他们一致认为锂价还要涨一段时间。

隆众资讯锂电池部经理罗晓莉认为,目前看锂价格还是看涨,但是对涨多久不做判断。

正极材料企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这主要看下游需求情况,目前看还是上涨的趋势。

“悉尼先生”给出的预测是,今年底,6%含量锂辉石FOB价格估计会涨到8000-9000美元/吨,如此估计,碳酸锂的生产成本大概在55万-58万元/吨。

“悉尼先生”分析表示,目前锂资源面对两方面的需求,一是全球动力电池产能高速增长,根据市场预测2030年,中国动力电池产能将达到3000GWh,欧日韩地区也许会有500GWh,虽然不会全部达产,但是每年翻番的增长势头暂时不减;二是,全球的储能增长潜力巨大,尤其俄乌战争,加速了欧洲市场对储能电池的需求,“增长速度甚至十倍以上”。

因此“悉尼先生”判断,2025-2026年,锂资源供需矛盾将达到顶点,6%含量锂辉石FOB价格有可能达到8000-10000美元/吨;而后到2030年,价格维持在7000-8000美元/吨。

在2021年的储能年会上,加拿大国家工程院、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陈忠伟曾表示,整个储能电池,以后将会是电动车电池用量的100倍以上。

或许陈忠伟有夸大的嫌疑,但最起码说明储能电池的市场规模远超动力电池,其对锂资源的需求也不容小觑。

根据今年5月9日伍德麦肯兹发布的研究表明,未来10年,全球对储能领域的需求将继续快速增长。尽管存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造成的风险和大宗商品成本上升带来的不利因素,但预计2022年全球需求同比翻一番。强劲的增长势头将在未来10年继续下去,届时市场将增长多达目前需求量的9倍。

就目前的供应情况来看,锂资源的供应增长并没有显著增加。

根据海通国际的研究报告显示,在2023年计划投产的项目中,不少大小项目都出现了不确定性。例如,Allkem,由于主要采矿区转移以及原矿品位低等不确定性,Allkem下调2023财年精矿产量指引近2万吨,调整Olaroz盐湖扩产时间至前期指引末期,也就是之前说2022年下半年,现在到了2022年12月。

建设中的Core澳矿项目也因新冠疫情导致的持续缺勤、供应链中断和通胀压力等不利因素而出现延误。

此外还有Sigma的巴西项目,建设进度同样低于预期。首先是股权。第二是矿证、环评等相关的前置的审批程序。第三是疫情对于人员流动,熟练工人的影响。第四是不同国家的政策变化。第五是相关企业可能出现了过于乐观的情况。

目前来看,随着项目建设的推进,早期没有充分预估的困难也会逐步显现出来。

根据业内人士估测,今年锂资源供应也就增长了20%左右。将这个数据与动力电池产量数据增速,以及同样翻番的储能需求相比,可见差距之大。


利润在哪里?

在锂价上涨的趋势下,矿冶一体化公司赚了最大份额,产业链下游的电池企业和车企过得最为艰难。

虽然对矿企赚钱有所预见,但是看到具体毛利率时,还是不免震惊。

“家里有矿”的典型企业要数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了。赣锋锂业2022年半年报,可以看到锂系列产品的毛利率高达68.37%。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赣锋锂业半年报

天齐锂业也是典型的既有锂矿又有锂盐的生产企业。上半年,天齐锂业锂矿产品的毛利率高达77%,锂盐产品毛利率达到87.5%。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天齐锂业半年报

此外,融捷股份有限公司2022年半年度报告,其采选矿的毛利率为83.8%,锂盐毛利率为19.3%。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融捷股份半年报

盛新锂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2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其锂盐毛利率达到74%。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盛新锂能半年报

天华超净控股的宜宾天宜锂业,国内重要锂盐生产商之一,上游也有一些矿山资源。天华超净2022年半年报显示,其锂盐产品的毛利率也达到了78.8%。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天华超净半年报

相比之下,锂电池一哥——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就较为惨淡,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仅为15%,同比下跌了近8%。这或许还是将历年藏下的利润进行回吐得到的数据。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宁德时代半年报

新能源汽车一哥——比亚迪,其上半年整车相关业务的毛利率也仅有16%。需要注意的是,汽车、相关产品及其他产品中包含汽车、相关产品及其他产品业务包含汽车制造与销售、汽车动力电池、光伏、轨道交通以及防疫物资等一系列产品。

根据第一财经拆解后的数据,比亚迪整车的毛利率仅为13.51%。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第一财经

可以看到,借着锂价上涨,家里有矿的企业以及有锂盐生产的企业都赚得盆满钵满。

车企的尴尬在于,其不仅面临电池的涨价,其它原材料以及芯片等也在大幅上涨,车企势必会向上挤压利润空间。

随着锂矿价格的不断上涨,锂盐企业和和锂资源公司的长期协议,也逐渐演变成锁量不锁价的模式,手中无矿的锂盐生产企业的成本价格也在水涨船高,同时高额的成本占用中游端锂盐、正极材料企业等面临两头挤压的压力。

百川盈孚数据显示,截至9月1日,碳酸锂市场长协价达到49.36万元/吨,相比5月最低价上涨3.8%。目前市场主流长协价处于49万元/吨至50万元/吨。

可以预见,碳酸锂继续上涨的价格,会导致锂盐加工企业迎来一轮洗牌,而矿冶一体化的企业具有较大生存优势。


本土锂资源进展如何?

中国也是有锂资源的,总量全球排名第六。但遗憾的是,整体的品位与杂质含量并不出色,同时受各种因素限制,开采进展缓慢。以四川的锂矿为例,矿山项目开发需经历勘查、立项、设计、施工四个阶段,整体耗时至少3-5年。因为矿山开采受环境保护、民族政治等因素影响,审批过程可能受到各种因素制约。

例如,融捷股份的甲基卡锂辉石矿开采了十多年,至今还没有达产,上半年锂精矿产量为2.37万吨,销量为2.3万吨,折算6%品位1.89万吨;鸳鸯坝250万吨锂矿精选项目环评还没有获批,目前还无法预计何时才能够开建。

再例如,川能动力控股、雅化集团参股的李家沟矿,是在2018年立项,原先计划是三年建成,后来推迟到今年底,最近又再度推迟到明年年初才能投产。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平安证券

当然除了高海拔的川矿和盐湖,中国江西宜春还拥有锂云母矿。不过江西的锂云母矿品位低,杂质多,尾矿处理成本高,但与地处高原的其他各类型资源相比,开发相对容易一些,也是企业争相布局的重要区域。

image.png

罗晓莉给出的数据,2021年,中国自给锂资源占比大约23%,未来锂资源自足率会逐渐提升。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大头儿还是在海外。


中国企业做了什么准备?

锂资源不足,自然要抢。

一位锂矿业内人士向《电动汽车观察家》透露,目前国内两家头部电池企业已经低调地派出多组人马在非洲寻找锂矿,“寻矿的负责人工资翻几番,下了死命令,找不到不能回来。”

锂精矿的价格短期很难大幅回落,而电动汽车的售价也不能无止境上涨,甚至降价才是主旋律。

两头挤压下,自己是否有矿已经决定着动力电池企业和车企的生死存亡。

有资料显示,自2021年初以来,宝马、大众集团、通用汽车、福特、特斯拉、雷诺、丰田等车企,对电池上游原材料投资21项,有16项涉及锂行业。

中国电动汽车企业自然也有布局,最早的当属比亚迪,早在2010年就出资与西藏矿业合作,收购了旗下扎布耶锂业18%的股份,而后又先后投资盛新锂能和融捷股份锁定锂资源。

长城汽车则是在2017年初入股了澳大利亚的Pilbara并获得了部分报销权,还与赣锋锂业签署了框架协议。

上汽和广汽属于在锂资源领域布局较晚的企业,投资了二线的锂业公司——江西的九岭锂业。


部分中国车企在资源端的布局情况

image.png

图片资料来源:网络资料整理

此外,中国的锂业公司也在加大对矿山、盐湖的投资,天齐锂业、赣锋锂业都在全球范围内持有锂资源。


中国部分锂业公司各洲锂资源梳理

1.png

图片资料来源:网络资料整理

不过,在锂矿业资深专家的眼中,中国企业出手还是晚了很多,早在2018-2019年,澳大利亚、南美锂三角地区诸多锂矿主面临生存困难时,中国鲜少企业出手投资、入股,错过了最佳的抄底时间,巨大的价格差显然已经造成了严重损失。

一直以来,笔者认为,决定锂电池企业或者车企存亡的应该是性价比、质量和产品力,没想到会是上游的锂资源。或许这次锂价格的疯涨能够给中国企业敲起警钟,在新兴产业的发展中,适当的前瞻性会为企业、产业甚至整个社会带来更高的效益,为后期产业的顺利发展铺平道路。

对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来说,只能力争更多锂矿供应资源和更好的价格,同时在中国较为领先的动力电池回收方面积极布局,这样才能加速锂价拐点早日到来。

分享到:

合作机构: ofweek锂电网 | 电池在线网 | 亚太电池展 | 巨典展览 | 德泰中研 | 振威展览 | 亚化咨询 | 知行锂电 | 高工锂电 | 深圳市电源技术学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锂电网(li-b.cn) | 粤ICP备18158530号


扫码关注微信
获取更多商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