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锂电网(li-b.cn),锂电产业链服务全平台!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  广告单价 |  锂电资讯
首页 > 资讯 > 新闻 > 锂电“业绩门”最新进展:东方精工拟售普莱德

锂电“业绩门”最新进展:东方精工拟售普莱德

来源:新京报 | 作者:admin | 分类:新闻 | 时间:2019-10-13 | 浏览:15296
文章顶部

锂电网讯:10月11日, 东方精工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公告显示,深交所要求东方精工说明业绩承诺期内出售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普莱德”)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损害上市公司的利益等问题。而此次深交所向东方精工发出的问询函,使得东方精工、普莱德及其原股东方之间关于普莱德2018年业绩补偿的争议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10月9日,东方精工发布公告表示,已于9月30日与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简称“北大先行”)、福田汽车及普莱德等多方签署了《备忘录》和《保密及免责协议》。据两份协议规定,2018年业绩补偿将以仲裁结果执行,同时,东方精工还将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普莱德四家原股东方必须配合完成交割。目前,从另一原股东宁德时代发布的公告内容来看,其认为东方精工披露的宁德时代与普莱德的交易、商业合同、商业定价与返利事项等披露严重失实,关于宁德时代与普莱德相关交易事项的描述不符合业务实际情况。

image.png

  东方精工表示,如果宁德时代最终选择不加入签署《备忘录》并接受相关事项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则公司与宁德时代就普莱德 2018 年度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和利润补偿相关的争议需要另行协商或继续通过司法程序解决。有业内人士表示,双方也将有望通过签订协议和解。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时候卖,可能能卖个好价。虽然不是最高点,但是应该是个次高点。”


  “豪赌”普莱德

  资料显示,普莱德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PACK)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自身具备一定的PACK设计和研发能力,拥有自身核心竞争优势,属于国内最大的第三方PACK 企业,多年来市场占有率排名国内前五。2016年,为搭上新能源的风口,东方精工从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产投、福田汽车和青海普仁等5位股东手中购买了普莱德100%股权,交易对价47.5亿元。

  彼时,东方精工开出溢价近20倍的价码对普莱德进行收购赚足了市场的眼球。收购的同时,东方精工也与普莱德的5名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根据该协议,普莱德的股东方作为补偿义务人承诺,普莱德在2016年到2019年扣非后的净利润须分别达到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以及5亿元,如未达到利润承诺,补偿义务人则需要以现金形式对业绩进行补偿。此后,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东方精工也尝到新能源红利甜头。

  在东方精工接手后,普莱德产品需求旺盛,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公司业绩一路大幅上涨。根据东方精工历年业绩报告,2016年东方精工归母净利润上涨至9565.79万元。在未产生业绩争议的2017年,首次合并报表后当年,东方精工实现的营业收入较2016年翻了3倍之多,达到了46.85亿元,而普莱德的营业收入占据了一半以上,利润率也超过了50%。此外,根据东方精工2018年度财报显示,其目前业务主要有两个板块,高端智能装备板块和汽车核心零部件板块。高端智能装备板块即传统的瓦楞纸生产包装设备和舷外机业务,而汽车核心零部件板块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为主营产业,业务主体为普莱德。


  业绩深陷“罗生门” 

  然而,到了2018年,普莱德却突然“病倒”。2019年4月,东方精工发布2018年年报,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为66.21亿元,同比上涨41.34%;净利润大幅亏损38.76亿元,同比下降890.22%。而对于2018年出现亏损的原因,东方精工解释为系普莱德2018年利润亏损2.19亿元,同时因收购北京普莱德100%的股权而形成的商誉存在大额减值迹象,因此公司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为38.48亿元。 

  面对东方精工亮出的“成绩单”,普莱德及其原股东并不认可。2019年5月,在普莱德管理层召开的媒体说明会上,普莱德副总裁杨槐对媒体表示,“普莱德在2018年并没有亏损,按照东方精工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普莱德却亏损了2.17亿元,与我们预测的盈利相差了5个多亿,这直接否定了我们的业务成绩。”同时,杨槐还表示,2018年普莱德大概完成了3亿元,虽然没有达到4.23亿元的业绩承诺,但是也完成了80%左右。此外,普莱德一高管也曾对媒体表示,东方精工不顾对集团以及子公司的发展,这一行为也令人质疑是否与当时收购普莱德的目的一致,或许索赔才是其主要目的。

  其后,福田汽车、宁德时代也陆续发布公告,表示不认可东方精工出具的普莱德亏损数据。其中,福田汽车在4月份的一份公告指出,普莱德管理层批准报出的2018年度财务报表与东方精工披露的普莱德的业绩存在重大差异,其不认可东方精工关于普莱德的业绩报告,同时指出东方精工与立信会计事务所在误导投资者。随后不久,宁德时代也发布公告,表示东方精工对普莱德以及公司关联交易的公允性判断并不客观。


  补偿金演变为三方对峙

  随着三方的争议持续发酵,对于这场争议,曹鹤则表示,“发生争议,这是因为无论是哪一方都难以准确预测公司未来的业绩,并且一般上市公司对今后的业绩预计都难以达到。”面对原股东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对于财务业绩的质疑以及子公司普莱德对于2018年财政业绩收入的否认,三方争议愈演愈烈,东方精工也对宁德时代以及福田汽车拒绝索赔进行了“反击”。

  今年6月份,东方精工发布公告称,普莱德原股东宁德时代与普莱德存在相关返利交易公允性存疑、返利合同无合同编号以及相关交易不符合商业实质等问题。同时,2018年普莱德向福田汽车代售宁德时代的产品不具备商业实质,2018年度普莱德对福田汽车下属子公司确认的研发收入缺乏真实性的说明;2018年普莱德对下游电池包客户北汽新能源确认的两笔收入合计2346.06万元不符合商业实质,且存在明显跨期收入确认行为。 

  面对东方精工的强势出击,7月份,福田汽车和宁德时代再次发布公告回应并对东方精工在6月份的“指控”作出回应,福田汽车表示,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对与普莱德交易产生的积压电池进行了协商,福田汽车承担的相关损失也已经计入普莱德向公司供货开票的金额。而东方精工截取的数据实为不严谨推测,严重误导了信息使用者。随后,宁德时代也发布公告,称东方精工披露的涉及公司以及普莱德的相关事项严重失实。值得注意的是,在福田汽车和宁德时代发布公告之前,东方精工发布公告表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已受理公司关于业绩承诺和利润补偿事项争议提起的仲裁申请,该项仲裁请求被申请人(普莱德5位原股东)支付利润补偿金共26.45亿元。

分享到:

合作机构: ofweek锂电网 | 电池在线网 | 亚太电池展 | 巨典展览 | 德泰中研 | 振威展览 | 亚化咨询 | 知行锂电 | 高工锂电 | 深圳市电源技术学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锂电网(li-b.cn) | 粤ICP备18158530号


扫码关注微信
获取更多商机
×